当前位置: 首页» 人才培养

人才培养

  我是这次去香港交流学习的社工,我叫闫彪。我日常的工作是作为合适成年人,对讯问期间有需要的未成年人提供支持和保护。在入之前,我大学所学专业是法律而非社工。此次是我第一次以一名社工的身份去到香港,以社工的视角去了解学习香港同行的经验做法。此行我们走访了不同的服务地点,了解了不同的服务模式,看到了同样的服务理念。时间虽短,但收获颇丰。

  香港的法律在对触法未成年人的处遇方面有种类多样、不同程度的措施和规定。在出发之前,我们“超越充电团”的小伙伴们就提前做了功课,有所了解。我之前认为社工能够做好服务,需要在政策制度、社会资源方面有所保障和支持。但通过几天的学习交流,我的想法发生了一些变化。

  在探访交流中,通过和香港青少年社工的交流,我了解到,香港未成年人的偏差行为中吸毒、卖淫等行为较常见。我在实际工作中也接触到大量涉及卖淫行为的未成年人,香港社工的经验做法给我带来了一些不同的反思和启发,尤其是在价值观方面。

  交流中我感受到,香港的社工不会对卖淫的人有所抵触,尝试把她们的行为当做一种工作,去接纳和理解青少年的处境,这样在建立关系的时候会很顺畅。我感到这个方法对我的工作很有启发。卖淫是不合法的,但是还会有很多青少年因为各自的原因铤而走险,以前我在建立关系的时候,习惯去纠正我的案主,质疑她们的认识和选择。现在想来,我还没有真正的接纳他们,那么对于我和他们建立关系,尝试去帮助他们就有可能产生困难。

  除此之外,这次我感受最多的是社工在与案主建立关系中同理心的运用。我记得香港的社工朋友说过这样一句话:“同理心不等于同情心”。同情心会使你和案主处在不平等的状态,会使你与案主交流的时候产生隔阂,给他们带来第二次伤害。正确的同理心是先去设身处地了解案主的经历,将自己的感受和体会表达出来。这样会把社工和案主的“距离”拉近,从而让案主说更愿意说出关于自己的情况。

  我在工作了一年的时间,机构总会安排各种各样的培训、督导,让社工们有机会去学习和反思。经过此次香港之行,我看到我们的服务内容和领域与香港没有太大的差别,但是香港社工的专业态度、价值观使我们感觉更加“充满电量”。最后我想分享一点小体会:社工可以做的有很多,社工更有能量,青少年们就会相信我们,与我们一起走出成长的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