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社会服务

社会服务

  小熊(化名)是受检察机关委托的观护个案的案主,性别男,籍贯宁夏,案发时17岁,2016年4月,小熊与他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盗窃摩托车一辆,后被抓获。同年11月,检察机关对小熊做出了附条件不起诉的考察决定,考察期为6个月。2017年的5月,小熊附条件不起诉考察期结束,检察机关对小熊正式宣布不起诉决定。

  此前在15、16年,小熊曾因殴打他人、盗窃被海淀公安处以行政拘留(不执行)的处罚。

  服务组的社工结合小熊过往的经历,认为小熊此前已多次发生触法行为,再次发生同类型的触法行为,说明小熊遵纪守法的法律意识存在不足,对触法行为的危害后果缺乏认识。同时,多次触法行为都是与不良伙伴一同实施的,这些伙伴与他都是同乡,相同的地域来源等特点,使他和这些伙伴结成紧密的小团体,彼此间影响深远。小熊对友伴关系的认识和互动形式需要加以调整。小熊未满18岁,心理还未成熟,处事随性冲动,对生活工作缺少计划性,生活状态不稳定。同时,小熊经常出入不适宜的娱乐场所,贪图玩乐,较为放纵的生活方式也加剧生活的不稳定性,需要加以改善。

  综合以上的分析和判断,小熊处于附条件不起诉考察期内,在新的单位工作生活,社工认为他可能会遇到环境、人际、工作等方面的适应性问题,在情绪、法律意识、以及朋辈交友方面等都需要加以关注和及时干预处理。在服务的理论和理念上,社工认为优势视角是一个很好的选择,简言之,优势视角是相信人内在的能力,有解决困难的潜力,尊重其内在的价值,社工做的更多的就是需要关注案主个人所处的环境中的优势和他可以利用的资源,而非自身问题和症状,改变的重要资源来自于案主自身的优势。

  2016年4月,社工在海淀分局执法办案中心为小熊此次盗窃案件的讯问过程提供了合适成年人服务,随后开始介入小熊个案,并与小熊初步建立关系。在审查起诉阶段,社工作为合适成年人再次参与了对小熊的讯问过程,并进行了教育引导。

  2016年11月,在检察机关对小熊做出附条件不起诉考察决定后,小熊开始参加社工组织的小组活动。2016年11月至2017年1月,小熊参加了“城市历奇0-100”小组活动。小组活动经历团建,组员合作进行义卖,完成从0开始积累100元公益金的目标。小熊从建立小组开始参与活动,前期出勤表现不佳,经过社工和检察官的提醒后,活动的参与度有良好的转变,每周坚持参与活动。

  2017年2月至4月,小熊参加了“城市历奇0-100穿越街道”小组活动。小组活动以组员集体制定目标,完成徒步和途经100条街道的挑战,并在挑战过程中发口罩服务他人、践行公益。在小组活动中,小熊参与度比较高,除工作原因请假外,坚持每周参加活动。2017年5月,小熊还参加了社工组织的“城市历奇志愿服务天团”小组活动,为临终关怀医院的老人提供公益服务。

 在小组活动过程中,社工和小熊进行沟通交流,了解他日常工作生活情况,并就法律意识、交友观、娱乐方式等内容进行引导。另外,社工通过完成历奇活动的挑战和目标达成后的肯定与鼓励,提升小熊的乐观感与效能感,丰富他对自身的认识,通过能力提升来促进认知和行为的调整改善。社工与小熊进行了4次个案访谈,运用焦点短期治疗的方法,引导小熊设立小目标、发掘成功经验,改善迟到、出入娱乐场所等行为,达到提升规范意识和调整娱乐方式的目标。另外,在服务期间,社工通过微信、电话等方式,进行了大量非正式服务,主要关注小熊的情绪、人际关系等问题,及时进行疏导和干预。

  结束了约一年的服务期以后,社工在小熊的身上看到了比较明显的变化。

  在法律意识方面,小熊明确表达说自己认识到了违法和犯罪行为的后果,对于法律也有了敬畏之心。

  在规范意识方面,小熊在服务初期表现不佳,出现过迟到、说谎等情况。在警察官提醒后,小熊开始按时参与活动,同时社工引导小熊设立了可行的目标,不断减少每个月迟到的次数。在考察后期,单位反映小熊迟到的次数不断减少。在活动中,小熊只出现过一次迟到,遵守纪律和约定的情况比较好。这些都能反映小熊规范意识的提升。

  在交友观和行为习惯调整方面,通过参与社工组织的历奇挑战和公益服务活动,小熊对自己的能力和生活内容有了新的认识。在活动过程中和结束后的沟通分享中,小熊表达说对能够服务他人,做对社会有益的事感到高兴。通过效能感的提升,小熊的自信得到提升,更加独立自信,对友伴的依附减少,出入娱乐性场所的次数也大幅减少。

  在保持情绪和生活稳定方面,小熊向社工反映,他对新单位的工作环境和强度不适应。社工了解后,对小熊的畏难情绪进行了疏导,鼓励他多承担,争取良好的表现。期间小熊还因其他观护对象出现突发情况、与同事的人际关系产生焦虑、愤怒等情绪,社工逐一进行了安抚疏导。服务期间,小熊没有出现较大的波动,没有发生违纪行为,工作、情绪稳定性等表现也日渐提高。

  在小熊这个个案中,通过社工的专业方法取得了一定的成效,同时社工也进行了相应的反思。由于小熊在2015年期间就出现了违法行为,社工第一时间和他有了接触,但是由于制度、精力等因素影响,并没有实现有效的跟进,如果跟进及时有效,或许能避免他再次出现违法行为,以及此次的犯罪行为。在服务期间,小熊曾在和社工的沟通中表示,他希望在考察期结束以后在北京工作,所以对于小熊明确的职业需求,也是社工后续需要关注的内容之一。同时小熊因为民族的关系,在京接触的朋友圈相对狭窄。经过此次案件,小熊的交友圈变动没有发生太大变化,所以针对小熊存在不良行为的问题友伴,以及可能对于小熊回归社会后存在不良影响的风险,也需要社工加以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