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社会服务

社会服务

  刘羽是北京青少年社会工作研究院社会调查组的一名社工。她的主要工作就是为涉罪未成年人撰写社会调查报告,以便为司法部门处理案件提供参考。这天,她来到北京市检察院第三分院和当事人小刘见面,由于当事人是未成年人,他的父亲也一起到来。

  虽然是在检察院的询问室,但刘羽平和的话语以及轻松的话题,让小刘舒缓了紧张的心情。渐渐地,在这次见面中,刘羽和小刘建立起了朋友般的关系。“在工作当中我们的责任是帮助涉罪未成年人回归社会,所以一般我会让他们称呼我为姐姐。同时,我也会用他们感兴趣的话题拉近彼此之间的距离,这对以后的交流有很大帮助。”刘羽说道。钟心宇 摄

  回到办公室,刘羽的桌子上总是有一摞信,这些大多是她曾经帮助过的孩子们寄来的。这些孩子有的已经重新回到社会开始了新生活,有的则在监狱服刑,他们将自己的人生感悟以及困惑写在信中,就像以前一样希望可以得到刘羽这位“姐姐”的关怀。钟心宇 摄

  其中这一封刘羽正在回复的信,很特殊。写信的孩子并不是刘羽帮助过的,他只是从狱友那里听说了刘羽,几次通信后,这个孩子把刘羽当做一位值得信任的朋友。“这些孩子由于曾经犯过错,心理上很难接受别人,通过社会调查这个机会我认识到他们,他们也认识到了我。他们的来信有时只是一些杂乱的心情,如果我的回信能让他们有安慰那也是很有意义的。”刘羽边回信边说道。钟心宇 摄

  调查组司法社工除了帮助涉案未成年人撰写调查报告外,保护未成年人的合法权益也是他们工作的重要内容。半年前,怀有身孕的李女士与张先生因为家庭矛盾离了婚,现在李女士因为孩子抚养费问题将张先生告上了法庭。这一天,刘羽来到李女士的家进行家访。

  通过了解与交谈,刘羽感到,李女士和张先生婚姻的破裂只是因为一些家庭琐事,同时,孩子的降生也让双方关系缓和了很多。“如果能借社会调查这个机会,帮他们促成复婚,我觉得是对孩子最有益的,不过这还要继续努力。”结束家访后刘羽说。每年,像刘羽这样的调查组社工要接近百件案子,他们每天都要奔波于各地,了解案件背后的人生百态。钟心宇 摄

  这里是活动中心,来到这里的多数是附条件不起诉的未成年人或是需要行为矫正的孩子。服务组社工吴志娇是当天活动的“主持人”,她将带孩子们一起进行桌游活动。“一般刚开始活动时,我们都会安排桌游,这是一个让彼此互相认识的机会,之后我们会根据孩子们的情况为他们组织更有意义的活动。”吴志娇介绍道。在游戏过程中,吴志娇在遇到孩子们有纷争时,就会引导他们制定矛盾解决的办法,并将孩子们自己制定的规则记录下来。“通过这种方式,我们希望能够在他们心中建立起一个‘规则’的认识,慢慢在他们脑海里才会形成意识。”吴志娇说。在游戏中,吴志娇既是游戏的主持人,也是游戏当中的“法官”,而这些孩子们,既是游戏规则的制定者,也是游戏的参与者。钟心宇 摄

  在“叠叠高”这个游戏当中,原本嘈杂的活动中心鸦雀无声,孩子们已经开始自觉遵守自己定下来的规则。“规则意识的建立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今天你看孩子们会有这个意识,但也许明天就没有了,我们要努力的还很多。”吴志娇说道。在活动的最后,吴志娇将之前其他孩子们的活动视频播放出来。因为下一次这群孩子将参加新的活动。“之前,这些孩子们嘴上说不愿意去户外,只想睡觉和打游戏,但是在看其他小组的活动视频时,他们却非常认真,这就是一个好的信号。”吴志娇说道。钟心宇 摄

  在活动中心的一角,挂满了孩子们参加活动的图片,活动内容包括了体育锻炼、社会公益、亲子教育等多方面。这些曾经的“问题少年”就在这一次次的帮教游戏中不断成长。在我国,社工组织的出现仅仅十几年,司法社工出现的时间则更短,且多数存在于一线城市。但司法社工在犯罪预防、社区矫正以及安置帮教等领域发挥了重要作用。钟心宇 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