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学术研究

学术研究

  警官来电

  铃铃铃……预审警官的来电,“秋雪,你来一下接待大厅,我正给一个遭受性侵害的被害人做口供,她姐夫陪她来的,但现在进行不下去了,你过来和她聊聊,做她的合适成年人(详细解释见“多知道点”)。”

  沉默的被害人

  来到接待大厅,司法社工张秋雪见到了满脸委屈又烦躁的被害人小芳(化名),她微笑地对小芳介绍自己,“小芳,你不要怕,我是代替你的家人来帮助你的,”小芳看了张秋雪一眼继续沉默,警官示意张秋雪,询问是否可以继续,张秋雪想了想对警察说:“李警官,请您再给我们两分钟的时间。”

  警官会意,站到了离她们较远的地方。张秋雪悄悄地接近了一些小芳,温柔低声地说:“小芳,你是不是有什么顾虑,能告诉我吗?”小芳缓缓地抬起头看了一眼旁边的张警官,又低下头,张秋雪了然,和两位警官商量,调来一位女警官,把男性的张警官换走了。

  张秋雪询问小芳是否做好准备接受询问,小芳怯生生地点点头,张秋雪安慰她:“一会儿,警官问你什么,你如果有顾虑可以和我说,”说着张秋雪把手机递给她,“把你想给我说的写在上面好吗?”小芳又点点头。

  询问继续,开始的几个问题小芳还能点头回应,在说明案情的时候小芳又沉默了,两位警官分别安慰、鼓励并劝说小芳说出案发现场的情况,张秋雪观察到小芳脸上出现了烦躁的表情,于是对她说:“别着急,想想再说,”顺手把手机递给她,指了指,上面写着“小芳,我是站在你这边的,你有什么不想和警察说的可以悄悄告诉我,我帮你保密”。

  小芳看了手机上的文字似乎有所动容,一会儿她把手机递了回来,上面写着“我在网络查到强奸罪会被判刑10年以上,我不想让他(嫌疑人)坐10年牢,10年的时间太久了,他妈妈因为他已经住院了”。张秋雪马上回复她,“我不知道你是否了解,在你报警后是有义务配合司法机关询问的,但是你有任何情绪或有顾虑不想说都是可以理解的,只有你把它们说出来,咱们才能想办法去解决”。小芳又写道“我现在心很乱……”在与警方沟通后,警方暂停了对她的询问。

  走进被害人的心

  询问结束后,张秋雪与警官沟通了解到:小芳曾经与嫌疑人是男女朋友关系。张秋雪觉得这次接触并没有取得她的信任,决定跟进小芳,时不时地发信息关心她的生活,关注她的心理变化。

  第二天晚上张秋雪突然接到小芳的电话,嫌疑人的家人又联系她了,希望她能够向警方陈述二人是因为情感问题吵架,闹矛盾,才实施报警行为,小芳因此存在很大的心理压力,她无法释怀嫌疑人因为受自己的指控可能面临被判10年徒刑。

  最后,张秋雪决定去看看小芳,便约她在楼下的小店聊天。一见面,她便发现小芳的情况越来越差了,精神不振,眼睛里有红血丝,黑眼圈很明显。于是,张秋雪没有和她聊案件,而是唠起了家常,小芳渐渐放松起来,随着话题逐渐深入,张秋雪了解到,小芳的母亲在家经常遭到父亲的家暴,而小芳与嫌疑人分手的主要原因也是由于两人在交往过程中嫌疑人曾不止一次动手打她。小芳不希望今后自己的人生是母亲人生的复制。

  张秋雪一直耐心地倾听着她的诉说,适时地安慰她,鼓励她,“别害怕,没关系,是伤害你的人犯了错误,他应当对此负有责任,这才是公正的结果。如果我们纵容犯罪,不仅自己无法得到公平的对待,也将使这个社会的其他人处于危险之中”。张秋雪不断对小芳进行心理抚慰,劝说她放下顾虑,同时,教她一些法律常识,帮她树立法律意识。

  小芳的决定

  一周后,警官联络司法社工张秋雪,希望她能够再次做小芳的合适成年人,参与询问过程,并对询问的合法性进行监督。这次询问是小芳主动找到办案警官,向警官说明了案发时嫌疑人强奸她的过程,询问过程中,她时不时地看看张秋雪,张秋雪也时不时地以鼓励的微笑回应她。

  询问顺利结束,在合适成年人到场监督所取得的被害人陈述,真实有效地成为了指控犯罪的强有力证据,未成年人小芳也通过合适成年人的深度沟通、抚慰、交流、引导,慢慢走出心理误区,勇敢战胜了自己,将案件的负面影响降至最低,实现了未成年人案件办理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的有机统一。

  什么是合适成年人制度

  合适成年人制度是2012年新《刑事诉讼法》在办理未成年人刑事案件专章程序中规定的对涉案未成年人的特殊保护制度,即在涉及未成年人的刑事案件办理中,如涉案未成年人的法定代理人无法通知、不能到场,或者法定代理人是共犯,且无其他成年亲属到场的,公、检、法机关应当通知合适成年人到场陪同涉案未成年人参与讯问、询问、法庭审理等刑事诉讼活动及协助开展对涉案未成年人的心理安抚和思想帮教工作。合适成年人到场旨在保护涉案未成年人的合法权益,监督执法活动。

  2012年,北京团市委充分发挥首都综治委预防青少年违法犯罪专项组办公室和北京市未成年人保护委员会办公室的作用,协调公、检、法、司等单位共同会签出台了《关于在办理未成年人刑事案件中推行合适成年人到场制度的实施办法(试行)》,成为北京市涉诉未成年人“1+6+3”保护体系建设的首项成果

  同时,北京团市委为了推动该制度的落地实施,充分发挥群团组织优势,广泛动员社会力量组成合适成年人队伍,具体来源包括共青团干部、司法社工、教师、居住地基层组织代表、律师和其他热心未成年人司法保护工作的人员。为提升合适成年人队伍的规范化、专业化水平,自2012年起,北京团市委每年开展全市范围内的合适成年人培训,培训根据全市合适成年人的总体情况,精心设计培训内容和课程,每一批培训班规模在百人以上。

  2017年,培训邀请海淀检察院未成人案件检察部主任杨新娥、副主任莫非,以及海淀公安分局预审大队副大队长刘浩讲解涉未刑事案件的刑事诉讼流程及合适成年人工作的相关法律法规等内容;特别邀请多年从事合适成年人工作的刘娅老师分享了工作经验和精品案例。此外,培训还观看了儿童权利保护领域的专题电影;收集了学员在实际工作当中的困惑。各区合适成年人在培训中互相沟通交流经验,共同学习和生活,建立了深厚的友谊,为以后的工作储备了大量的知识和技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