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学术研究

学术研究

  “洛杉矶留学生凌辱同学案”因为触及了美国法律的底线,就连没有动手只负责开车的男生也因此获罪。当时九成网友大呼过瘾,好似美国替他们出了一口恶气。不由惊觉,有类似经历或体验的人不在少数。

  那么,在你同情伤者、义愤填膺的同时,这个案件是否也触及了你小时候(甚至在渐渐长大过程中)被“欺负”的那些场景?

  你被起过难听的外号吗?

  你挨过揍吗?

  你因为得罪某个“有势力”的同学而被全体同学孤立过吗?

  你被散布过谣言吗?

  你在最无助的时候想过转学吗?

  甚至:你被老师或家长伤及过自尊吗?

  被老师或家长暴力对待过吗(如推搡或语言威胁等)?

  ……

  也许有人会说:“哪个小孩在成长过程中还没受过点儿欺负啊,现在不都好好地过来了吗?

  小编只想问一句话:“你确定你是真的好吗?”

 

  梁一男(化名),北京人,案发时16岁,由于其女友与他人发生纠纷,梁一男便纠集校内外数人于校门口欲与对方斗殴。期间梁一男等人追打被害人,致使一名未成年被害人跳河,后溺水身亡。案发后梁一男被公安机关抓捕,

  梁一男自幼在京读书,虽然成绩不佳,但能够按时上下学、完成老师要求的课业,母亲称“虽然不是那种五好学生,但是他全面发展,都不差”。梁一男称自己中学升入一所较好的学校,但他所在的班级是学习成绩比较差的班,这个班级在年级中的确比较特殊,他们都是依靠家长的赞助而非入学考试升入该校,因此被集合成一个特殊的班级。在中学期间,梁一男有一次期末考试排到了全班第五名,据社工调查发现,梁一男在班内学习成绩较好,但是该班级整体成绩不佳,那次成绩他虽只有两门功课达到了及格成绩,却排到了比较高的名次。在梁一男的成长过程中,主要是由父母照顾抚养,家中的其他长辈对他也十分疼爱,因此梁一男在家中可以得到足够的关注和赞扬。

  梁一男性格开朗、张扬、活泼好动,思维能力与表达能力较好、社会交往能力较强,能够准确理解社工表达的主体意思并予以积极回应。但是,梁一男虚荣心较强、十分“爱面子”,喜欢追求名牌、排场,希望能够被他人认可、羡慕、赞扬,在日常社会交往中显现出逞强好胜的一面。

  行为偏差之始末

  梁一男的父亲为政府公务员,母亲也是部队内部的教师,对他的学习、行为有一定约束与要求,他虽然自幼比较活泼、淘气,但并没有形成暴力倾向或其他偏差行为习惯。升入初中后,梁一男的行为逐渐开始有了变化,变得越来越张扬、散漫,逐渐把自己“打扮”成“混混”的形象,结识了更多的校外人员,参与了此前从未参与过的打架事件。对于这样的状态,我们不难想象他此次的涉案行为,但是,究竟是什么原因让乖巧的梁一男走上了偏差行为之路呢?

  原来,梁一男称自己自初一时曾被人以武力威胁、欺负,当时年纪尚小的他非常害怕,对刚刚形成的自尊心也产生了强烈的冲击,于是他便想方设法找了其他的朋友帮他“报仇”,将对方“打了”。自那次以后梁一男意识到依靠打架可以防止被其他人欺负,而结识那些比较“厉害”(能打架、有名气)的人能够帮助他“混出名气”,这样一来就会有很多兄弟围在身边,别人也会害怕自己,“感觉很好”。为了能够结识这些“大哥”,梁一男必须将自己表现得和他们一样“爱打架”、“能打架”,胆子也越壮越大。他还会通过送烟酒、财物的方式维护与“大哥”的关系,会在外人面前吹牛,以得到校内群体的“仰慕”,获得相应“地位”。这样的状态可谓“骑虎难下”,梁一男从起初的硬撑到逐渐将打架、与校外人厮混形成习惯。

  认知偏差之解析

  梁一男性格比较虚荣、要面子,在社会交往中行事张扬,追求他人对自己的夸赞与仰慕,这样的性格在进入青春期后尤其明显,他也经常在网络、同学中炫耀自己的名牌烟酒、衣物。通过网络社工了解到,他在自己生日时高调宴请同学,将名牌烟酒摆满桌子照相留念。而自初中开始有打架的行为后,自己的“大哥”和自己的“人脉”同样变成了他炫耀的资本,形成了以“打架狠、认识人多”为自尊的偏差认知,而和具有相同价值观的交往群体互动密切,不断获得同伴的认可,更加巩固了梁一男的偏差认知,自高中后就开始产生的频繁打架、炫耀财力、名气等行为习惯也不断给他带来满足感与自尊感,致使他的偏差认知一步步形成。

  另一方面,社工在工作过程中发现梁一男并没有将努力认真、勤俭朴素等传统道德作为自己重要的价值标准,虽然他也会在期末考试取得好成绩时感到骄傲,但是他并没有将精力放在学习上,而是更多关注于名牌、人脉等方面,可见他在成长过程中逐渐形成了偏差认知。

  成长环境之影响

  梁一男以“打架狠、认识人多”为自尊的偏差认知的形成,明显与他初一时“被欺负”的经历有很大关系,这在一个青少年成长的过程中并不少见,而梁一男在遭遇同伴欺负时也并没有合适的手段与支持资源帮助自己,致使他迈出了偏差行为的第一步。

  另一方面,梁一男自青春期伊始开始有炫耀财力、名气等认知观念,这不乏其家庭对他造成的影响。在社工与梁一男父母接触的过程中,发现其父亲暴躁、自信、以地位为价值取向,其母亲溺爱、自信,而其父母二人的共同点为缺乏换位思考能力。梁一男的父亲在中央机关任公务员,在与他人交流时缺乏尊重与反思能力,情绪急躁时会比较蛮横,经常以认识哪位高官、有什么样的人脉当作解决此次事件的方法与手段,缺乏对儿子的教育和反思。对于梁一男的关爱父亲则表现在“我的孩子已经受了这么多罪,我有钱也不赔他(被害人),将来给我孩子买吃的”,缺乏换位思考能力及基本的法律意识、道德意识。梁一男的母亲在与社工的交流中难掩对儿子的骄傲、赞许之情,她对梁一男的日常表现与行为品质十分自得,并不能理智看待客观存在的事实,也只是一再地关怀孩子的身体与心理健康,而忽视了其健康、正向成长,这样的家庭环境无疑造就了梁一男对物质、虚荣等十分看重的性格特征,也是在青少年的成长过程中容易出现的一种价值偏差的情况。

  在与梁一男交流的过程中,社工还发现他的名牌烟酒大多从家中了解、获得,而他表现出的虚荣、物质也并没有被父母当作问题重视。梁一男在校打架、外出“混”等事大多不被父母知情,当因打架被老师告知家长后,母亲也只以一句“自己别受伤”为嘱咐,并没有更多的教育和引导。

  由此可见,梁一男的认知偏差及价值观念方面存在的问题与其成长环境密不可分,也正是这样的环境影响才使得原本幸福美满的家庭遭遇此次困境,才使得原本聪慧机灵的梁一男背上了终生的污点,才使得多个家庭因此事而梦想破碎,痛苦不堪。所谓十年树木、百年树人,小树的茁壮成长固然需要足够的光与水,但也同样需要扶植与修剪才能够成材。在这个过程中,家庭、学校、社会都应当成为园丁,而家庭无疑是最重要的支持者,将长歪的小树扶正,帮虫蛀的小树除害,才能使树木成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