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学术研究

学术研究

  合适成年人工作在多数人的认识里还是一个陌生的专业词汇,随着刑诉法未成年专章的设置与实施,越来越多的人开始了解合适成年人到场制度。但是在实际工作中,大家对合适成年人工作的认识还局限在“到场”上。通过这些年的服务,我认为,合适成年人的作用不仅仅是在未成年人面对司法活动时在旁陪伴、保护,合适成年人可以做得更多。我想和大家分享我所经历的一个个案。

  

  第一次见到小航是在办案中心的登记大厅,他穿着T恤和短裤,较短的头发让他显得很精神,这便是他给我的第一印象。在我对他进行自我介绍的时候,明显感觉到他对我的抵触心理,听不进去我说的话,总是在自己思考着什么。当我注意到他这个情绪后,随即改变了聊天内容,先了解他的兴趣爱好。随着聊天的进行,从他的爱好和兴趣一点一点深入,我和他有了更多的互动。经过一番聊天,他开始时对和我交流的抵触情绪逐渐消减,于是我再次向他说明我的身份和此次工作的目的,希望他能理解我是来陪伴和保护他的。这次,他对我点头并有语言上的回应。

  和他初步建立良好关系之后,我发现他其实是一个很开朗阳光的孩子,我也了解到关于小航更多的情况。小航是在东北出生长大,他的父母因为感情不合,在他年幼时离婚,小航此后实际上被交给了他的爷爷奶奶抚养。之后他的亲生父母都再组建家庭,并且又有了各自的子女。再后来,他的母亲把他接来和自己一起生活。

  小航在上初中时学习成绩良好,但是在上初三时他选择了辍学,坚持来北京闯荡,认为“学习没什么用”。来到北京后,小航找到了一份餐厅服务员的工作。工作了一个月他便知道了工作的艰辛和对更高学历的要求。拿到当月工资之后,小航便辞职,准备用这些钱回家继续读书。辞职之后小航从单位离开,当晚想去网吧将就了一夜,第二天买票回家。没想到当晚他把身上仅有的工资和手机都丢了。面对突发的情况,当时小航并没有选择报警或是设法联系家人,而是继续在网吧逗留,想要偷一些钱买车票回家,于是发生了此次的盗窃行为。第二天上午,小航就被警察抓获。

  有了讯问开始前沟通交流的基础,小航在面对合适成年人,以及民警的讯问时,不再表现的那么紧张和抵触,讯问过程能够比较顺利的进行,也没有出现明显的不良情绪。在民警讯问以及与合适成年人的沟通中,小航坦承自己所犯的错误,表示不应该这样做,当时因为自己钱丢了,想要坐火车回家需要钱买票,看到事主的包就“不由自主”的拿走了,小航为自己的行为感到羞愧和后悔。

  讯问将近结束时,民警对他进行了训诫教育,小航表示一定痛改前非,不再做类似的违法行为,希望能回家继续上学。当我询问他需要什么帮助时,他表示现在身上没有钱,没有住所,仓促间也找不到赚钱的途径,小航希望有个地方能给他提供短期的工作场所和住处,或者能找到途径帮助他回家。我在联系海淀区相关的未成年人权益保护单位和超越服务部门后,向他表示这些需要可以得到协助解决。讯问结束后,我就把自己的手机号以及工作单位的联系方式写到纸上交给他,让他有需要就第一时间打电话告诉我,我会协助他解决。在他被释放后第二天中午,他就打电话给我,表示自己需要帮助,现在没有地方住,我当时就将小航转介给机构服务部门的同事跟进,由服务部门的社工将他接到我们的观护基地,对他开展后续的帮扶教育工作。据我后来的了解,小航最终决定回家继续上学,在他申请到机构提供的小额救助后,在我们社工的陪同下购买了回老家的车票,已经顺利回家。

  在以往开展的合适成年人服务过程中,我更多地是在为这些涉法涉罪的未成年人提供讯问期间权益保障的服务,但是细细想来,这些孩子出现违法犯罪行为,何尝不是他们陷入了困境,如何对他们提供更好的教育引导和支持,也是我作为合适成年人的职责所在。很高兴,在小航的个案中,我能通过自己的沟通和努力,为他提供帮助,为他的生活带来一些转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