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学术研究

学术研究

  1、合适成年人制度最早出现在我国的哪项法律规定中?

  我国法律中虽然没有“合适成年人”的概念,更没有确立西方式的合适成年人参与制度,但其中也有要求成年人参与的规定,并且这种规定在1962年12月公安部发布的《预审工作细则(试行草案)》就已出现。公安部《预审工作细则(试行草案)》第21条明确规定:“对少年犯的审讯,在必要的时候,可以邀请他的父母或监护人以及所在学校的代表参加讯问。”

  2、合适成年人制度在我国的发展历程是什么?

  1962年12月公安部发布的《预审工作细则(试行草案)》第2条规定:“对少年犯的审讯,在必要的时候,可以邀请他的父母或监护人以及所在学校的代表参加讯问。”

  1979年公安部制定的《预审工作细则》第29条规定:“审讯不满十八周岁的未成年的犯人时,可以通知他的法定代理人到场。”

  1998年公安部《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第182条第1款规定:“讯问未成年的犯罪嫌疑人,应当针对未成年人的身心特点,采取不同于成年人的讯问方式;除有碍侦查或无法通知的情形外,应当通知其家长、监护人或者教师到场······”

  2002年最高人民检察院《人民检察院办理未成年人刑事案件的规定》第11条第4款规定:“讯问未成年犯罪嫌疑人,可以通知其法定代理人到场,告知其依法享有的诉讼权利和应当履行的义务。”

  1996年修正的《刑事诉讼法》第14条第2款规定:“对于不满十八岁的未成年犯罪的案件,在讯问和审判时,可以通知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法定代理人到场。”

  3、合适成年人制度确立有哪些意义?

  合适成年人制度的确立具有以下几个重要意义:第一,能够更好的保障未成年人合法权益。第二,能够实现犯罪控制模式向正当程序模式转变。第三,能够促进我国少年司法制度的完善。第四,有利于贯彻落实联合国少年司法准则。

  4、如何理解合适成年人制度的确立是维护未成年人合法权益的需要?

  未成年人作为公民群体中典型的弱势群体和特殊群体,除了享有法律所赋予一般公民的所有合法权利外,联合国《儿童权利公约》等国际公约以及我国《宪法》、《未成年人保护法》等国内法还赋予了他们一些特殊的权利,如参与权、受保护权。2004年,第十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通过的《宪法修正案》将《宪法》第33条增加一款:“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由于未成年人群体独有的特殊性,因此,国际社会把未成年人的权益保障水平作为衡量一国人权保护水平的重要标志。

  纵使人权保障被提升到宪法层面,但由于配套制度不到位,加上侦查机关权利过大,未成年人的合法权益很容易受到侵犯。在我国,警察拥有独立的对未成年人刑事拘留、行政拘留、报送劳教和强制戒毒的权力。警方对未成年犯罪嫌疑人的所有讯问,初聋、哑人和特殊情况外,基本上没有专门的、固定的、有独立身份、与案件无关的青少年权益保护组织的成年人参与。在这种情况下,未成年人的合法权益最容易受到侵犯,因此,在侦查阶段对未成年人的保护是最为有效和及时的。针对在侦查程序中对未成年人权益保护不足的问题,合适成年人参与制度的建立将有利于解决这一难题。基于未成年人特殊的身心特点构建的合适成年人参与制度有利于保障未成年人在诉讼程序中得到公正对待,既符合联合国《儿童权利公约》等国际公约对未成年人保护的要求,也符合我国《宪法》、《未成年人保护法》等法律对未成年人保护的精神。

  同时,合适成年人在场,可以有效防范违法侵权行为的发生,保护未成年人人格尊严、诉讼权利不受侵犯,给未成年人提供心理或精神上的依靠,使其能够正确进行诉讼行为,保证未成年人能够得到公正的对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