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学术研究

学术研究

  赵倩倩,女,事发时17岁,河北人,在京从事性服务工作。2013年5月24日,赵倩倩伙同他人在某地如家快捷酒店内向事主提供卖淫服务后,以言语威胁恐吓的方式敲诈勒索事主人民币2000元,后被民警抓获。

  小女孩为何走上卖淫之路?

  赵倩倩的父母一直在北京务工,所以赵倩倩出生于北京,并与父母在北京生活。赵倩倩的父母因自己没有受过高等教育,需要通过受苦受累打工赚钱维持生计,所以他们对赵倩倩寄予很高的期望,并对其管教较为严格。赵倩倩对我讲述过她小时候发生的几件令她印象最为深刻的事情:“我在上小学时,成绩一直比较好,但我印象中父母从没有表扬过我,只是说我还有进步的空间,当时我想只要我学习成绩再进步一些,就会得到他们的表扬,于是我努力学习,我的成绩进步后,依旧没有得到他们的表扬,慢慢的我不再努力学习”;“一次在放学回家的路上,学校门口的一些孩子要抢劫我,我没有给他们,后来还被打了,我怕父母担心,就没有告诉他们,我也不知道我妈从哪里听到的这件事,我到家后她没有关心我有没有受伤,而是打了我,说我要是不招惹别人,别人不会招惹我”;性格倔强的赵倩倩,没有与家人沟通自己的不满,强势的母亲也不愿改变自己的教育方式,随着时间的推移,因父母的教育方式不符合赵倩倩的期待,所以她认为父母对她缺少爱,于是她开始通过各种渠道交朋友,在QQ上加陌生人聊天,去酒吧、迪厅等等,逐渐她接触更多社会上的人,并沾染上毒品,初一时她主动辍学了,赵倩倩通过与这些朋友一起玩乐、交流,感受到更多的关爱与快乐,她慢慢的迷恋上这样的生活。但想要维持这样的生活方式,需要较多的经济支持,她开始甘愿通过从事性服务的工作,满足享乐、吸毒的需求,维持高消费的生活状态。

  倔强的母女各执己见

  赵倩倩进入看守所后,在一次警官提讯时,母亲到场旁听讯问,母女二人的首次见面并不愉快。在讯问时,赵倩倩向警官表达自己想抽烟的需求,她的这一举动使得在一旁的母亲很不满,母亲向赵倩倩表达自己的不满,二人达成这是最后一次吸烟的共识。在警官第二次提讯时,母亲继续到场旁听讯问,赵倩倩依旧向警官表达自己想抽烟的需求,此次赵倩倩的举动彻底激怒了在一旁的母亲,讯问结束后,赵倩倩向母亲表达希望母亲能为她存点钱,母亲没有理会她。赵倩倩的母亲告诉我,她不满是因为女儿已经进了看守所,但还不改变以往的恶习,而且上一次女儿明明已经做出承诺,但这次女儿又违背了自己的承诺,她认为女儿没有改变的意愿,不能理解她在外面赚钱不易,所以母亲决定近几个月不给赵倩倩存钱。赵倩倩得知母亲的决定后,情绪激动,认为母亲的要求太过严苛,自己不可能一下子做出翻天覆地的转变,如果母亲近期真的不给她存钱,今后她出去还会自己选择生存方式。通过此事,能够看到这对母女在日常沟通中的互动模式。赵倩倩的父亲因患病无法劳作,也很少管教或干涉女儿的生活状态,对家中的大小事很少过问,因此赵倩倩的母亲成了家庭的支柱,赵倩倩也主要由其母亲管教。

  现实与自身期待存在的冲突

  经过一段时间后,赵倩倩的情绪逐渐得以平复,思考也从感性逐渐趋于理性。通过我和她深入的交流,她慢慢表达出“我知道我妈是爱我的,要不然她也不会生气。她希望我有所改变,但是我不能接受她爱我的方式”。听到这些我首先给予赵倩倩肯定,肯定她能够认可父母对她的爱,同时我也鼓励她向父母诉说自己的心声,但因她处于羁押环境无法直接表达自己的想法,我建议她把想要表达的想法写下来,她表示愿意写。随后我与赵倩倩不断分析探讨,最终她确定下来写三部分内容:自身需要改变的部分;改变的时限;对母亲的期待。

  离开看守所后,我第一时间联络赵倩倩母亲约她见面,见面后我把赵倩倩写的承诺书交给她的母亲,她的母亲抽泣着看承诺书,但看完后却强硬地表达出不信任赵倩倩能够改变的态度。我多次与赵倩倩的母亲交流,劝说她,改变是需要时间的,看到赵倩倩的进步要给予鼓励,不要急于不断地提出新要求。但赵倩倩母亲态度强硬,当赵倩倩表示以不触犯法律要求自己时,母亲并不满意,她还要求赵倩倩戒烟、减少外出频率、回归到正常的工作状态和稳定健康的生活状态中。母亲过高的期待与严格要求却导致赵倩倩改变的动力有所下降。

  2014年5月,赵倩倩服刑结束,在家生活一段时间后,因她在生活中不能满足母亲的要求,迫于压力离家出走,再次回归到以往的生活状态。目前她的家人与社工都无法再联络到她。

  反 思

  从赵倩倩母女间的互动过程中可以看出,赵倩倩的母亲对女儿给予太多且太高的期待,对已经存在明显偏差行为、且存在不良生活习惯的赵倩倩来说,她处在一个复杂的社会环境中,既期待改变自己,而以往的生活又对她存有诱惑,当在改变过程中遇到阻碍,尚没有得到支持与肯定时,会导致她失去改变的动力,她的改变过程是单向的,缺乏双向的互动,所以需要改变赵倩倩母亲的认知,使她认识到自己秉持的教育方式存在弊端。

  通过赵倩倩的案例,我对日后服务类似的个案,在工作方法上有了新的反思,一种长期形成的习惯,很难通过几次个案访谈发生明显改善,日后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我会尝试使用更多的工作方法,例如亲子小组,或融入到她们的日常生活中,通过反复的行为治疗,逐渐调整长期形成的习惯,以便有效地帮助到类似的家庭。

  (司法社工:张秋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