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学术研究

学术研究

  督 导 点 评

  这个故事清楚展现出家庭教育不当,亲子关系不良与社会不良生态双重影响共振之下,一个本来并不叛逆的女孩如何走向了这条越轨犯罪之路。这个故事使人最为唏嘘的是孩子父母对她的过高期望和不当责罚,挫伤了孩子的进取心和上进心,打击了她的自尊,使其对学校学习再无兴趣,对父母感情也趋冷淡。不可否认的是,青少年的自我成就要求往往并不高,很多时候确实就想得到父母的肯定,并以此得到进取动力。良好的亲子关系还是预防青少年犯罪的最重要防线,涉青少年犯罪研究的亲子依恋理论对此有清楚说明。很多中国父母在孩子年幼时极尽生活照料关爱,甚至有所溺爱,但当孩子逐步长大之后,在面临一些挫折或者错误的时候却不能从精神上给孩子以鼓励包容,孩子没有达到预期表现很容易被否定,使孩子背负沉重心理压力。在家庭教育过程中,先溺爱而后挫败式的教育方式实在是非常错误的,而这样的情况每时每刻都在发生。

  赵倩倩的父母是外地来京务工者,赵倩倩出生于北京,但她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北京人,这是我们这个时代的悲哀。她的父母无法获得的成功使他们对孩子有更高期望。赵倩倩显然没有达到她父母的期望,而赵倩倩如果要想在北京生活立足,她需要更多的努力,而努力的前景也并非光明。对她而言,在比较严酷的社会环境下,选择一种反叛的快乐的、不承担责任的生活方式甚至是可以理解的。这种由社会结构化压力传导到下一代的案例故事很多,也是除了社会工作者和法律工作者以外,在社会建设诸多领域都需要共同关注的问题。

  赵倩倩获释后,在生活中不能满足母亲的要求而离家出走,其父母和社工都无法联系到她,这一结果令人遗憾。确实如社工所说,做人的工作是很难的,尤其是已经形成严重偏差行为和自我生活态度的青少年,很难通过几次个案访谈有明显改善,日后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最重要的是监护人的理解与配合),确实可以采用多种家庭行为治疗方法。

  (督导:蔡鑫)